广州楷信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入户广州办理

专注人力资源外包入户广州服务

咨询电话:020-38056256

广东出台入户新政策 黑户办理户口问题得解决

时间:2016-04-13 19:20:44 浏览次数:

广东省出台的一项政策,带来了广东省的“入户潮”。

就在今年7月,广东省公安厅、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出生小孩户口登记管理工作的通知》,重申公安机关在办理新生婴儿户口登记手续时,“不得将持有计划生育证明或结扎证明等作为办理出生入户的前置条件”。如有违反此规定的,“一经查实,将依法依规予以处理”。

有数据显示,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发现,全国有1300万“黑户”,占中国人口的1%,其中大部分是超生而未缴纳社会抚养费的人口,因而未能进行户籍登记。原国家计生委专家委员梁中堂曾公开表示:“只要计划生育与户口登记捆绑在一起,‘黑户’问题就无法解决。”

“重申规定将使得原本的‘黑户’或者那些想等到2020年人口普查时再补户口的人,提前办理了户口,变回正常的户籍人口。”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讲师王军评价道。

不过,也有人对此感到担心。“谁知道是不是秋后算账,等全面放开再给孩子入户吧。”一个超生儿的母亲说。

不缴就不能入户,就上不了公立学校了

徐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已经上小学四年级,超生的小儿子刚满1岁。自小儿子出生后,她和丈夫就一直在为儿子的户口而奔波。给儿子上广州户口,需要缴纳的社会抚养费高达30多万元。二人均为工薪阶层,这笔钱经常让他们犯愁。

在这项政策出台之前,广东省从未要求将计划生育作为入户前置条件。但大家都知道,不缴纳社会抚养费,给超生儿上户口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一名工作人员也透露,公安部门作为各级人口和计划生育兼职委员单位,在兼职委员单位职责中有入户时要求出示其父母《计划生育服务证》,并将有关情况通报给当地计划生育行政管理部门职责。然而,由于计生工作是一票否决制,以及社会抚养费征收难度较大,“超生罚款”与“新生儿入户”捆绑一直成为一些地方通行的“土政策”,超生而未缴纳罚款,就不能办理户口,入户便成了计生工作的一个筹码。

广州市公安局负责户籍的一名工作人员也表示,以前曾遇到一些超生家长向公安局索要法律依据,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里并没有明确要求超生小孩需有计生证明才能入户,“当时感到很无奈,因为先缴纳社会抚养费,后入户——这是‘地方政策’,为了让计生政策得以推行。”这名工作人员说。

在今年7月7日的广东省户籍制度改革新闻发布会上,广东省公安厅治安局户政处处长黄成龙就超生小孩入户一事作出以下的解释:“我们一直以来都坚持生下来的小孩必须入户。为什么实现不了?因为大家不配合,超生的生下来以后就不愿缴纳社会抚养费,或不配合计划生育。”

这项政策出台后,徐璟总算松了一口气。目前她正在观望,但她清楚,从当前政策看,她至少可以暂时缓缴高昂的社会抚养费。

上述广州市公安局那名工作人员也透露,政策公开后,很多超生小孩的父母,特别是从化和增城等郊区一带的,都排队拿号等着入户,队伍都排到办公大厅门口,甚至还有人拿不到号。

记者在政府办事大厅随机问了几名入户的家长,都是因为孩子到了入学年龄而不得不入户,但很多市民不太清楚政策,以为是政府为了普查人口前的“大赦”,不需要缴纳社会抚养费。也有人认为,先入户再说,钱就是拖着不缴。

“不缴就不能入户,就上不了公立学校了。”在政策重申前,欧凡给超生的小儿子缴了24万元的社会抚养费。今年9月,小儿子如愿以偿在省一级小学入读了。她觉得政府一再说不“捆绑”,但实际操作中还是“盯”得死死的,一分都不能少。

入户太贵,索性出境或躲乡下生二孩

家住在深圳福田的陈杰生觉得自己很“明智”。6年前他送妻子到香港生了小儿子,办妥产检、生育、入户等手续,全部花销不足5万元。现在,儿子作为跨境学童(即拥有香港居民身份但居于内地的学生,白天在香港上学,晚上回到深圳的家),每天穿梭于深圳与香港两地之间。“儿子接受香港学校的优质教育、享受公费医疗和一系列的社会福利,比大女儿深圳户籍更省钱。”陈杰生说。

走这条路的人不少。香港教育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3年度,有1.64万名跨境学童在港就读,是2008年至2009年度人数的约2.4倍,人数将在2015年至2017年达到高峰。香港统计处2012年发布的一份香港人口推算报告指出,在港出生的“双非”婴儿,98%先回内地,但41%会于6岁前、即适龄入读小学前返港。

此前有媒体报道,随着赴港生子政策收紧,赴美生子的诸多“利好”包括赴美生子费用低于超生罚款等,吸引了不少内地孕妇。近些年,内地孕妇赴美生子人数激增,2015年中国赴美生子人数估计达到5万至6万人,超半数是赴美生第二胎。

有跨境学童的家长曾算过一笔账:“真心不贵,小学6年才交3万,在广州入个户罚30多万呢。”并且,“在广州上学,只要缴赞助费就有学位”。

还有人为逃避高昂的社会抚养费,干脆就躲到乡下生孩子。公务员李凯峰透露,老婆不是体制内的人,他们违规生完二孩后,把孩子直接挂在沙溪镇表哥夫妇名下,这样孩子有了户口,而他也不会受影响。他说,在潮汕地区这种情况很多,亲戚朋友都是这么规避政策的。

黄俊伟是个生意人,15年前就从潮汕老家搬到广州生活,如今3个小孩都已经在广州天河区地段上了学,但他们必须缴纳赞助费。目前,他3个孩子的户口依然挂在汕头市潮阳区谷饶镇。他坦言,潮汕人的传统就是要人丁兴旺,所以他不排除还会继续生,孩子有没有户口都不会影响读书。

正如他所言,在广东一些地方的民办学校,孩子上学并不需要户籍证明。每年新生入学前,不少人“挤破头”想进入这些民办学校,甚至还有托领导给校长说人情、要学位的。

广东这项重申规定的出台,对于一些人来说,并不在意。记者采访的一些超生父母表示,这项政策还留了个尾巴,社会抚养费一定逃不过。甚至有人认为,广东意在秋后算账。不少人表示,他们宁愿将孩子生在香港或美国等地,一劳永逸地解决户口问题。

让户口回归到最本质

每一次人口普查,政府会“大赦”一批超生“黑户”,下发通知进行户口整顿工作,其中要求“对其中未申报户口的不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的出生人口,要准予登记,不得将登记情况作为行政管理和处罚的依据”。

“应该让户口回归到最本质——人口信息登记与管理职能,人来了就登记,人走了就注销。”上述广州市公安局那名工作人员称,“不能因为计生部门征收社会抚养费困难,就把计生捆绑在户口上。”

他还表示,从上到下进行户籍制度改革,户籍制度改革势在必行,让捆绑在户口上面的东西逐渐松绑。重申的规定属于广东省户籍制度改革的内容之一,也是户籍制度改革趋于宽松的一个迹象。

其实,在广东重申这项政策之前,多地出台过类似政策。2008年福建省出台了《关于解决我省历年出生人口未落户问题的意见》,规定办理户口登记不得把缴纳社会抚养费作为前置条件,严禁对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公民进行违规罚款和其他“搭车”收费;2015年,山东省和江西省南昌市也先后发布通知,规定超生的新生儿办理户口与缴纳社会抚养费“脱钩”等。

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讲师王军表示,广东以及其他地方出台的这些措施,使得计生部门面临一些难题。其中最核心的就是社会抚养费的收缴。

东莞市一名街道计生办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规定实行以来,还未进行新一轮超生小孩的统计,追缴社会抚养费的工作也尚未开展,所以还不清楚接下来的追缴费工作会不会变得困难。不过,计生部门负责书面通知劝说缴费,如遇到不肯按规定缴费的,还真的需要法院等相关部门协助执行”。

广东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也回应道:“文件下发后,目前还没有接到基层关于社会抚养费征收变难的反馈。根据相关法律条例,对于当事人未在规定期限内足额缴纳应当缴纳的社会抚养费的,自欠缴之日起,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加收滞纳金,仍不缴纳的,由作出征收决定的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计划生育行政部门依法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一些地方将缴纳社会抚养费纳入当地社会诚信建设体系。”

不过,这并不影响一些超生儿父母纷纷去给超生儿上户口。有超生儿父母表示,现在一些省份,已经放开了二孩,下一步趋势是全面放开。“先解决当前孩子上学的问题再说。”有超生儿父亲说。

这位父亲也担心,社会抚养费,可能最终无法逃避。他只是希望,出现社会抚养费纠纷时,不要影响到孩子。

广州市救助站联手公安部门首次妥善解决落户纠纷

年轻时,钟志明是个心灵手巧的裁缝匠,还当过西服厂厂长,一时歪念令他沦为阶下囚。刑释后,妻离子散,无处为家,由于户籍未及时恢复,他成了“黑户”,差点病死街头。

严格地说,现年83岁的钟志明不属于社会救助对象,因为他是本地人,而且还有亲属。但考虑他老无所依的境况,广州市救助管理站市区分站经过多方努力为他妥善解决了恢复户籍的难题,这是救助站联手公安部门首次妥善解决落户纠纷。

数据:九年救助18万人/次

据了解,市救助站自2003年8月1日救助管理工作正式实施以来,至2012年10月20日共救助各类流浪乞讨人员180581人,日均救助量常年在60人次以上。还有一组数字很值得关注,该站工作人员数量约占全国救助管理机构的0.1%,但救助数量占到全国救助人数的1%,救助数量居全国1400多个救助管理机构的前列。

1、年轻时:因贪污公款获刑14年

如今病痛缠身的钟志明,年轻时有一手做西服的好手艺,更有一副做生意的好头脑。上世纪80年代初,裁缝匠钟志明“下海”了,在黄埔区办起一家西服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我成了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说起当年风光,钟志明的眼中闪烁自信光芒。彼时,他的西服厂有数十名员工,规模不小,订单也多。

旁人“钟老板”、“钟厂长”的称谓令钟志明很受用,自信倍增。“但实际上,我还是很自卑,因为我是个孤儿。”钟志明成家之后与岳母同住,成了上门女婿,也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一次偶然的机会,钟志明听说广州市已有商品房出售。他盘算至少要一次性买下三间房子,才能做到既扬眉吐气,又有长远经济收益。“一间给岳母住,一间与妻儿同住,这是为了给自己挣面子。还要再买一间用作投资,房地产市场那时刚起步,后来果真火起来了。”

为实现这个购房大计,月收入不高的钟志明打起了公款的主意,一下子贪污了3.2万元。谁料东窗事发,钟志明锒铛入狱,从1989年2月开始服刑到2002年2月刑满释放,他在牢狱中度过了14年。

2、出狱后:病重险些命丧街头

牢狱生涯不好过,但钟志明出狱后的生活更加潦倒。妻子改嫁了,儿子也已成家,谁都不愿意接纳他。他成了街头的流浪汉,靠行乞和捡破烂为生。被钟志明细心保存的落户通知也因时日推移变成了废纸。

风餐露宿,时常挨饥忍饿,已过古稀之年的钟志明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今年3月初,春寒料峭的时节,钟志明咳喘得很严重,趴在床上养病。房东见状,将他拉出了出租屋,扔到了马路边。“只租一个窄小黑暗的床铺,每天几块钱,为求有瓦遮头。”说到此,钟志明老泪纵横,他无处可去,唯有竭尽全力回到那个租住的床铺。见他跑回来,房东干脆找来两个年轻人将他架上一辆小破车,直接运到了市区繁华路段,将他推下车。

“我快呼吸不了啦!我,可能,可能,就快死了!”钟志明向路人求救,有人将他送到了市救助站市区分站。刚进站,他便被送到了附近的白云区人民医院急救。“再迟十分钟,他就会命丧街头。”市救助站医务科的邓承标说,他一直在跟进钟志明的身体状况,经过几个月的治疗,钟志明的慢阻肺和心衰得到控制,身体状况略为好转。

3、经协调: 落户洪桥街 入住养老院

获刑时,钟志明的户籍在黄埔区新溪。到他刑释时,该户籍已被注销。原本,钟志明可以随儿子落户到越秀区洪桥街。但当市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辗转联系到他的儿子钟开(化名)时,钟开断然拒绝了父亲的入户请求。 “我们多次联系钟伯的前妻和他的儿子,双方都不愿意接纳他。”市救助站救助科科长邹崇光处置过不少拒绝接回患病亲人的个案,他一方面反复尝试与钟伯亲属联系,试图感化他们;另一方面,他多次与钟伯原户籍地以及其子户籍地的相关部门联系,希望通过落实政策,帮助钟伯恢复户籍。

邹崇光指出,钟伯一旦成功恢复户籍,将可以在户籍地申请相关的社会救助,也可以在户籍地安置。而这恰恰是老无可依的钟伯最好的出路。而现实却是,在钟志明的儿子不答应让他落户的情况下,他等于彻底没了去路。

近日,经过与越秀区相关部门的反复沟通,钟志明恢复户籍的事情有了眉目。钟志明将于近期落户越秀区洪桥街,并入住街道养老院。“只要钟伯的身体状况合适,我们随时都可以带他去办理。”邹崇光告诉记者。

“小邓,我不是开玩笑!我一定给你们单位的同志,每人做一身西装!”日前,得知自己复户有望,而且将到老人院养老,83岁的钟志明激动不已,他紧紧地拉着广州市救助管理站市区分站医务科科长邓承标的手说出了这句话。钟志明患有严重慢阻肺伴心衰迹象,平常说三个字,他要喘好一阵气,为说出这句话,他憋得满面通红。

   广州积分入户政策对超生的情况实行一票否决,超生情况意味着没有资格申请积分入户广州。但是,超生罚款足够5年情况则可以通过人才引进方式办理广州入户。

广州楷信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致力于为个人和家庭提供入户广州、广州户籍政策咨询、办理广州户口、广州户口落户迁入等方面的服务

广州人才引进 | 积分入户 | 应届生入户 | 集体户挂靠 | 职业资格证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在线留言

蔡经理:020-38056256 QQ:2788961730 手机:15813339258

广州市天河区五山路141号尚德大厦A座1601房。地铁站三号线华师站C出口即到。

Copyright © 1998-2014 www.51rhgz.com 广州楷信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 备案号:粤ICP备15010563号-4

点击关闭
  • http://www.gzhuayou.com/ http://www.gzhuayou.com/